Hong Kong Emergency Nurses Association 香港急症科護士學會

18
Sep

「堅定」溝通方式

Paraquat(除草劑/殺草水,不是有機磷農藥),呈藍綠色無特殊氣味的除草劑,普遍的被使用於農業除草用途。經人體快速吸收後,在12~24小時內由尿液排除,肺臟和腎臟是產生傷害的主要器官。殺草水會在肺臟產生毒性的活性氧自由基,對肺部造成嚴重傷害,大部份無法恢復,最後因呼吸衰竭而死亡,亦不能夠給予高濃度之氧氣,否則加速变為肺纖維化(pulmonary fibrosis)。腎臟是主要的排泄器官,殺草水在12-24小時內由腎臟排除的過程中,殺草水會被高度濃縮,在24小時內造成急性腎小管壞死。腎臟受到損傷後,會使體內毒物排除變慢,更進一步造成毒性破壞。

數天前剛好有一位這樣的病患住進來,只是飲上3-4口之殺草水,在敝部門小心處理後,馬上送給深切治療部處理,但仍活不過3-4天,毒性之強絕不能夠小觀。可是今天又送一位這樣的病患過來,當大家看到那1000亳升之膠瓶寫上殺草水(Paraquat),被病人一時怒氣沖分的情況下並全數吞噬,只餘下3數滴之藍綠色液體。故此大家心目中,都盤算如何向家屬報導病人將會不久人世之消息前,此時此刻大家只好做了一些最保守之處理方法,只為病人進行體外除污(external decontamination) 。

但實在難奈殺草水之氣味,故此我們只是怱怱地給與低濃度之氧氣及除去病人身上所有之衣服並放進入隔離室內,以免影響大堂之病人及醫護人員。並馬上好轉介深切治療部處理,可是深切治療部醫生一看到那瓶應該剩滿了殺草水之膠瓶,只餘下3數滴之藍綠色液體,心中已經產生了我們之前想法,再向病人之丈夫確認是否全數吞噬下去,其丈夫亦表示親眼目擊,故此深切治療部之醫生便向其丈夫解釋病情,亦同時表示無力搶救,只好送往內科部安排餘下之日子。

正當大家都為此病人深表遺憾時,忽然間有位經驗老到之同事,口中不停地說:〝好似有些問題,不似平日所見之殺草水味道。〞但當大家再向那個膠瓶細心查證時,瓶上之標籤均正全部正確無誤。故此大家都沒有理會只是怱怱地將病人好送往內科部。

數天後正當各人都忘記了殺草水病人事宜,忽然有同事提起此病人,不其然再次提起興趣,决定再追查下去,結果有點出人意表!病人不單沒有死去, 還被送往深切治療部處理。再追查化驗報告,病人飲用的竟然是殺虫水,並非毒性極強之殺草水。原因是病人早已把殺草水與殺虫水互相掉換。回想當日那位經驗老到之同事若然能夠以「堅定」溝通方式表達對病人所飲用的不是毒性極強之殺草水,我想信醫生們都會為病人抽血化驗了解多一點,亦不會如此草率提早宣佈無力搶救。

因此就在這兒寫一下向大家說明「Assertiveness堅定」之溝通方式。希望大家遇到有以上之情形時,請大家大聲說出來〝停一停,聽我說 – 我們有一個重要之問題。〞或其他其關鍵之字眼也可,例如:

 “我不舒服……。
 “我擔心……”
 “我需要澄清……”
 “我覺得這是不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