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Emergency Nurses Association 香港急症科護士學會

18
Sep

2016Vibram香港100越野長跑賽-義工賽後感

過往十年我曾經參加過很多本港山路越野賽事,我喜愛大自然,熱愛跑山的刺激和自我挑戰。每一次辛苦堅毅的鍛鍊,到成功完成的喜悅,都讓生命增添更多正能量。v_run1a

「Vibram香港100」越野長跑賽是本港著名的越野賽事,創立於2011年的「Vibram香港100」被《山野》雜誌評選為世界九大越野賽之一,也是全球超級越野跑世界巡迴賽 (Ultra-Trail World Tour UTWT) 的首站,所以吸引很多海外國內和本地選手參與,因此也吸引我今年加入這個賽事的義工團隊,在大帽山終點站作為義工成員,協助支援參賽選手。

今年賽事於一月二十三日八時開始,參賽選手從西貢北潭涌出發至終點大帽山,以麥理浩徑為主線,賽道總長100公里,要在30小時內完成,選手們需要有堅毅的心志和強健的體力才能完成。賽事當日,由於寒潮襲港,天文台已猜測氣溫會低至攝氏三度,主辦單位已叮囑選手們緊記穿著足夠保暖禦寒衣物參賽,而我們一班義工們也穿著沈甸甸的禦寒衣物,於當日下午在大帽山終點站佈置場地,等待選手們跑回終點。當天大帽山天氣十分寒冷大風,下午由於未有下雨結霜,當首批選手們衝線後,儘管他們身心疲累,大家仍充滿興奮喜悅的心情接受記者採訪和拍照,而由於當時到達終點的選手人數不算太多,我們義工們都能即時提供熱飲食物,並安排他們在帳幕內休息等待穿梭巴士下山離開。v_run2a但入夜後,大帽山天氣開始變得惡劣嚴寒,大風下雨氣溫急降,大帽山頂落山至終點一段馬路因結霜而變得濕滑,這時有多名選手筋疲力盡,不慎跌倒受傷,有些更是頭破血流地跑回終點;有些面青唇白全身顫抖,主辦單位和義工們都擔心有更多參賽者出現低溫情況。當時因有大批市民經荃錦公路山上觀霜,導致現場交通嚴重阻塞。大會安排的穿梭巴士無法上山接送參賽者離開現場,逾百人被困在山上,令現場出現混亂情況。當時,由於我是有十多年急症室和飛行服務隊工作經驗,並曾參與災難事故和野外救援的經歷,即時協助主辦單位和義工們將完成參賽者分流,教導義工們留意觀察選手們有否出現低溫症狀,因參賽後他們體力透支,運動後穿著濕冷的衣服,又沒有帽子和手套保暖,會令體內體溫調節系統失去平衡而出現低溫症狀。因此,將有嚴重受傷和有低溫症狀的參賽者安排在有暖氣的帳幕內休息,給予足夠毛氈和熱飲讓聖約翰救傷隊協助處理急救,等待消防和救護人員安排送院。部份義工也即時協助用紙皮搭建臨時休息位置,讓參賽者有地方休息取暖,我們義工們密切觀察他們有否皮膚變白冰冷、呼吸急速、心跳加快、神智不清等低溫症狀,當時作為義工的我,面對大量體力透支和身體不適的選手們,不斷給予心理支持和精神鼓勵。由於義工們大部份都是大專學生,他們大部份都未具備急救知識,因此當他們知道我是急症室護士,就不斷詢問我有關低溫症的症狀和處理方法,以便懂得協助和照顧參賽者。

v_run3a
在這惡劣和混亂的戶外環境中,要處理和安排大量參賽者安全離開,當時我需要冷靜和機智,感恩多年來在急症室繁忙的工作環境中成長,讓我訓練出有穩定的情緒和果斷的決定。當遇上災難事故般的情況,都能適時運用多年來的急救知識,災難分流處理和心理輔導技巧,讓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難和危急時,能一展所長得以發揮,在逆境中能平安順利渡過。在今次作為Vibram香港100越野長跑賽的義工,在嚴寒的大帽山上通宵參與義務工作,幸好當時大部份參賽者沒有即時指罵和投訴,他們都能諒解和感謝我們,讓我深深感受到天地有情,人間有愛。這一場災難事故的突發和混亂,我心裡也有很多難忘的感受和印記,讓生命上了寶貴的一課。未來我仍然會繼續參加不同的越野賽事和義務工作,將在急症室學到的知識和經驗,帶出社群與大眾分享!

Ms. Leung Pui Sze
APN(A&E), Y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