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July 2, 2021

飛援疫行者 – 出戰東瀛

戰鬥狀態 2020年2月香港各醫護人員都進入了作戰狀態,多國正面對著來勢洶洶的新冠疫情,我一面忙於支援感染控制訓練,另一面為返回急症室應戰做好準備。 我進修過傳染病學,知道這次必定是「硬仗一場」,要取得勝利或許要付上很大的代價,趁著仍有健康和空間我送了一束鮮花給太太,再次提及到渴望人生能「走畢全程」的心願。 疫旅邀請 某個晚上收到MICC邀請,任務是擔任海外醫療隊成員,往日本護送鑽石公主號的港人回到香港。 面對前所未有又充滿著未知之數的抗疫任務,内心有著疑問和擔憂,考慮過程中自己呼吸、心跳都變得急促起來…我知道是香港這個地方成就了我小時候的理想和心願,但在這艱難的時候,好應該為香港人的健康和安全出一分力!我在家人的支持下鼓起了勇氣,回覆了願意參與這次任務。 滯留日本的200多名香港人,年齡層極廣,由小學生至高齡長者,甚至有些是長期病患,身體狀況未必能夠應付四小時的飛行;而在感染控制的考慮上,若飛行超過四小時以上,則機艙內感染的風險會明顯增加,是次任務是危機重重… 急症專才,傾力支援 醫院管理局急症科共分兩次派出三名醫生及三名護士支援是次任務,三位護士都有航空醫護背景,而三位醫生都是資歷深厚的急症科專科醫生。在出發前我們一起商討各種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及應變措施,之後再分工預備各樣醫療裝備和藥物。 上下一心,疫境同行! 訓練中心内的同事都一呼百應,護士、文職同事、支援助理等…各人都迅速為我預備了兩套醫療護送裝備,其中一套附有兒科急救器材;而DOM和GMN更不辭勞苦,親自安排將器材送到機場,又分享海外護送任務的經驗和心得給我。 友情勝疫情 朋友、同事和前輩們紛紛為我送上祝福和裝備,又提供關於船舶和飛機的資訊作為我的「護身符」;再送上適合在狹窄的機艙內使用的傷病者搬運工具和醫療器材。 隨機應變,同心同行! 到達日本的之後,由於要遵照當地政府要求,於是原定的計劃只有一改再改,行動上也遇上了不少困難和苦惱,例如由船上檢測到步出遊輪,或由登上旅遊巴到抵達機場,或抵達機場後到登上飛機,全都是難關重重…醫管局、衛生署、入境處各部門都面對著不同的難處。大家只能不眠不休地馬拉松式討論,希望能夠尋找解決方法,盡快讓滯留的港人可以啟程回家。 勇敢和正面思想驅動著大家,我親身見證了不同部門的職員在困難之中怎樣互相體諒、互補不足、互相支持和鼓勵,在極短的時間內破解了多個困難,可見香港公職人員質素是何等的優良。 天有不測之風雲 第一班返港航機接載人數最多年齡由七歲到七十歲,我和醫生在登機閘口,迅速為他們的身體狀況進行評估,確保他們適合飛行。 由於客量少而且沒有貨物,原定飛行時間只需三小時多,但當晚卻突然轉吹強風,飛機逆風飛行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回到香港。 因為天氣欠佳而且可能遇上亂流,整個晚上我們在機艙內也保持著高度警覺,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守護著飛機上的乘客,除了疲倦,最難受是在濕度低於10%的飛機艙內堅持不喝水5小時!口、唇和喉部都感到非常枯乾,感覺像是喝了膠水似的。 到達香港後,飛機上男女老幼合共106人帶著喜悅逐一從機艙步出,再由旅遊巴士送往檢疫營地;護送任務大功告成了!幸好我們預計可能會發生的緊急情況都沒有發生,大家可以鬆了一口氣了…衛生署、醫管局、入境處和航班的空勤人員都互相道謝、互相欣賞和稱讚。 使命與恐懼 遠離危險和禍患是生物的「本能反應」。當時正面對著前所未見又直捲全球的疫情,但收到了日本護送任務邀請的時候,心裡有著極大的猶疑和掙扎,因著那份助人的初心和使命,我拿出了最大的勇氣承擔這個挑戰,而我的家人也用了勇氣支持我的決定。 我的感謝 感謝每位出心出力幫助和守護我的前輩、同業、朋友和家人。還要感謝MICC、律敦治鄧肇堅醫院、北大嶼山醫院和醫管局車務組各職員的安排和支援,因有著你們的支持我們才能如此順利完成任務,一幕一幕的感動情景會永記心中!...
Read More

瑪嘉烈醫院急症室的負壓隔離及生化核污染應變設施

經歷過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SARS)疫情後,瑪嘉烈醫院在2005年於急症室內設立首個負壓隔離設施並沿用至今。隨着世界衛生組織對負壓隔離設施的規格提出新的建議,本急症室重新設計及規畫了一座新的負壓隔離設施,並於2020年4月投入服務。 本設施旨在為懷疑或確診傳染性疾病的求診者提供適切的感染控制環境,同時亦降低急症室員工、到訪者及其他求診者受到感染的風險。在原有計劃中,此設施將會取代舊有的隔離設施。基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負壓隔離室的使用量急升。因此,部門決定提早使用全新的隔離設施 ——- 成為高風險患者的診症室和化驗結果等候區,並與原有的設施同時使用,以及早分辨出確診者及減低負壓病房的負荷。 新的負壓隔離區域有嚴格的出入管制,所有出入口均設有密碼鎖,未經批准的人士一律禁止內進。隔離區內設有防護裝備室、防護裝備卸除室及指定出入口。不論求診者或職員都須要以既定的方向進出,務求達至感染控制的目標。 新負壓隔離區域內設有兩個獨立診症室和一個等候區。為避免患者交叉感染,每個診症室內只會安排一至兩位或同一群組的求診者等候。診症室內設有X光機、獨立洗手間及Wi-Fi設備。若求診者於等候期間有任何疑問或需要,可以使用房間內附設的視像通訊系統即時與護士聯絡。 除此之外,上述設施亦可隨時分隔成兩個獨立區域,同時照顧傳染病患者及受到生化核物品污染的患者。生化核物品污染處理區內設有清洗室,確保患者清洗完畢後,才可進入指定診症室接受診治。當出現多名求診者時,急症室亦可於該設施外搭建臨時帳篷及供水系統為患者清除表面污染物。 回首過去一年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疫症,瑪嘉烈醫院急症室以靈活變通的方式面對嚴竣考驗。對於未來眾多不確定性,部門亦正在探討在需要時加設戶外設施以應附需求。展望將來,急症室的設施和設備會因應實際情況而作出改善及調整,務求達至高水平的醫療服務,提供最適切的治療予求診者。 撰文 楊銘杰(P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