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Newsletter-2015

急症室導賞團之瑪麗醫院

坐落於港島西區,薄扶林路的瑪麗醫院建成於一九三七年。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亦曾接收當中的傷者,當時院中包括一個醫療轉介中心,亦被視為香港急症室的始祖。順理成章,瑪麗醫院急症室亦為香港其中一所歷史最悠久的急症室之一。 及一個石膏房。另外亦同一樓層設有一個二十張床位的急症科病房,為市民提供住院服務。 現時該急症室平均每日到診人數為三百五十人次。其住院率的百分之四十二。當中包括入住急症科病房,撇除入住急症科病房人數,其住院率約為百分之三十四到三十五。雖然面對相對較高的住院率,但從未遇到入院阻礙的問題。不過由於環境上的限制,該急症室並未設有觀察病房。另外,該院備有二十四小時精神科會診服務,所以亦並未設有急症室精神科資深護師服務。 瑪麗醫院一向與香港大學關係密切,亦為香港教學醫院之一,所以於教學方面亦不遺餘力。當然其急症室部門亦不例外,該急症室分別為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公開大學的護理系學生提供臨床實習的場所。為確保學生的訓練素質,該急症室亦安排二十多名護士作為臨床導師,為學生進行實習指導。當日本報小記甫一踏入急症室,便己深深感受到其教學氣氛。學生不難發現於每個角落,而且亦有導師陪同及講解。除護士學生外,其中亦不乏醫科的實習學生在場學習。整個部門彌漫著濃厚的學術氣氛。 除了嚴肅的一面,每個急症室當然亦有其輕鬆、有趣及獨特的事物: 例如寬敞的茶房。 一步之遙
相信瑪麗醫院急症科病房乃全港最近大型連鎖咖啡店的病房。只有一步之遙!不過其抽風系統卻能將所有咖啡香味杜絕,於病房內完全不能察覺任何香味。 從未被清潔的氣窗?
非也!全因當年曾經有明星於此到診,記者們紛紛從此等氣窗偷拍急症室內部情況,所以自此之後所有氣窗都被塗黑,避免再有類似情況發生。 急症科(暨臨床毒理)病房?
為何加入急症科(暨臨床毒理)病房?原來為了對該部門同事的付出作出回應,對同事們於毒理科的努力加以肯定。 於急救房進行的體外膜肺氣合治療(Extra 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瑪麗醫院急症室聯合該院深切治療部於急症室急救房替合適病者進行體外膜肺氣合治療以提供更全面的治療方法。硬件由深切治療部提供,急症室於人手方面配合。直到採訪當天,已有數次運用的經驗。 瑪麗醫院剛獲得政府撥款擴建。新急症室計劃於二零二三年落成,以全新面貌示人,並繼續提供高質素服務,回饋市民大眾。 撰文/相片: W K Chan,K W Mak

舌頭像火,能傷害人,也能温暖人

近年來到急症室求診的人數越來越多,眾所周知急症室的工作都是繁忙而充滿挑戰 ; 生命死亡只差一線,救死扶傷,便成為在急救科醫護人員的使命 ! 因此急症室醫護人員的首要工作便是因應病患者的危急程度,作出缓急先後,在最短時間内作出最正確且迅速的治療給每一位病人 。 當病人等待見醫生的時候,往往因為等候需時,一般都感到驚惶,焦慮, 繼而產生不愉快,甚至憤怒的情緒,首當其衝便是將情緒轉移到前線醫護人員身上。事實上,只要處於他們的位置想,我是非常明白及理解其感受,每一位病人也希 望被立即给予處理病情,避免進一步惡化的。 舌頭在溝通的過程中,可以傷人也可以温暖人,平日在繁忙的工作裡,少不免也遇到些有情緒的病人。而我作為醫護人員盡量聆聽,瞭解他們的感受,也表達出自己 的誠懇,同時也给予有聲無聲的支持,讓病人感受到被尊重,被了解,在短短的護理過程中建立和諧及有效率的護理關係。 撰文: 卜卜

Life in ENC

Post-registration Certificate Course (PRCC) in Emergency Nursing 2014 – 2015 There are 39 emergency nurses joining the Post-registration Certificate Course (PRCC) in Emergency Nursing this...
Read More

樂施毅行者 2014

Trail Walker 2014 剛過去的「樂施毅行者」活動於2014年11月16號圓滿結束,剛剛加入屯門醫院急症部護士大家庭的我,成為急症科護士不足半年便有幸和同事們參與在山上急救站的工作,除工餘時間服務社會,更增加團隊精神。 屯門醫院急症部 急症謢士義工大合照 我們負責的急救站位於大欖涌水塘,屬於第二天毅行者活動中尾二的檢查點。我們於下午二時半集合,然後乘坐專車由元朗西鐵站到大欖涌水塘檢查點。 到達後第一時間就是和上一更負責的同事交更,現場的環境和設備一目了然:數張摺床和膠椅、被鋪、繃帶、top-up藥物、藥膏等等。附近還有不同團體負責的攤位,為參加者提供支援,交更完畢後我們便開始工作。 工作進行中 毅行者活動的參加者因長時間的攀山涉水,足部出現水泡和膝蓋疼痛,大多數參加者都是因以上兩個問題向我們求助,而急救站能夠提供的治療主要有藥膏和止痛藥物,以及用繃帶包紥,對患處進行適當的施壓。 大約接近入黑時間,急救站接收了一名身體不適的女參加者,面色蒼白,出現頭暈等等徵狀。我們立即將她扶到床上休息,量度生命表徵和進行簡單身體檢查,經過休息後該名女參加者決定退出賽事,由朋友接載離開。 入夜後,耀眼的燈光和席地而坐的參加者令檢查站變成了嘉年華。大家拿著由童軍提供的熱飲一邊休息一邊充飢,有講有笑,十分熱鬧。當然急救站的工作依舊忙碌,有數名穿著寫有「日本加油」的參加者向我們求助,經過治療後我們用半咸不淡的日語向他們說“加油”,疲憊不堪的他們面上展露出笑容,彷彿再次充滿幹勁,繼續餘下的旅程,一句加油,少少的鼓勵打氣就足以令人重新燃起鬥志去完成賽事。 開飯啦! 入夜後的急救站 時間在忙碌的工作中不知不覺中過去,在晚上十一時左右,下一更的同事們到達急救站繼續為參加者提供急救服務,我們便乘坐專車返回元朗。雖然明天要上班,身體亦疲累,但覺得當日過得十分開心,充實和有意義,希望明年活動可以再參與其中,為毅行者們提供支援,使他們能夠完成賽事。 收工啦! 撰文/相片: RN Wong Chun Fung